梦溪笔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梦溪笔谈》是北宋沈括所著的笔记体著作,大约成书于1086年-1093年,分为26卷,又《补笔谈》3卷,《续笔谈》1卷。因為写于润州(今镇江)梦溪园而得名,收录了沈括一生的所见所闻和见解。

內容[编辑]

现存《梦溪笔谈》分故事、辩证、乐律、象数、人事、官政、权智、艺文、书画、技艺、器用、神奇、异事、谬误、讥谑、杂志、药议17目共609条。内容涉及天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质地理气象医学工程技术文学、史事、美术音乐等学科。

意義[编辑]

《夢溪筆談》是百科全书式的著作、中国科学史上的重要文献,记载了北宋科学家沈括的科学知识及成就。

数学
天文
地理
物理
技术

关于社会历史现象部分,比如叛亂軍李顺的事迹、赋税实况、北宋时西北和北方军事、典制礼仪的演变,也有较详细的记载。

《夢溪筆談》屬於筆記體著作,這類著作發行量一般不大,但《夢溪筆談》卻是一個例外,甚至政府沒錢時也會印刷《夢溪筆談》以填補財政虧空。南宋期間,揚州知州要重建州學,就以刊印《夢溪筆談》補充經費。[1]


段落摘录[编辑]

  • 活字印刷,对北宋庆历年间(1041-1048年) 毕昇活字印刷术的记载,内容详实,与现代论文中实验描述之法颇类似。

庆历中,有布衣毕昇,又为活版。其法用胶泥刻字,薄如钱唇,每字为一印,火烧令坚。先设一铁版,其上以松脂腊和纸灰之类冒之。欲印则以一铁范置铁板上,乃密布字印。满铁范为一板,持就火炀之,药稍镕,则以一平板按其面,则字平如砥。若止印三、二本,未为简易;若印数十百千本,则极为神速。常作二铁板,一板印刷,一板已自布字。此印者才毕,则第二板已具。更互用之,瞬息可就。每一字皆有数印,如之、也等字,每字有二十余印,以备一板内有重復者。不用则以纸贴之,每韵为一贴,木格贮之。有奇字素无备者,旋刻之,以草火烧,瞬息可成。不以木为之者,木理有疏密,沾水则高下不平,兼与药相粘,不可取。不若燔土,用讫再火令药熔,以手拂之,其印自落,殊不沾污。昇死,其印为余群从所得,至今保藏。(《梦溪笔谈 ▪ 卷18 ▪ 技艺》)

  • 遍历围棋,沈括计算了围棋棋盘布局的所用可能性,每个格点有“黑、白、空”三种,故2×2棋盘有34=81种可能,3×3棋盘有39=19,683种可能,4×4棋盘有316=43,046,721种可能,5×5棋盘有325=847,288,609,443种可能,6×6棋盘有150,094,635,282,031,926种可能(此处沈括有小的计算错误,实际 336=150,094,635,296,999,121),更大棋盘没有精确计算,但估计了19×19的361路标准围棋盘大约有“万43”局,即3361≈万43=10172(此结果相当精确,实际3361≈10172.24077)。

唐僧一行曾算棋局都数,凡若干局尽之。余尝思之,此固易耳,但数多,非世间名数可能言之,今略举大数。凡方二路,用四子,可变八十一局,方三路,用九子,可变一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局。方四路,用十六子,可变四千三百四万六千七百二十一局。方五路,用二十五子,可变八千四百七十二亿八千八百六十万九千四百四十三局;古法:十万为亿,十亿为兆,万兆为秭。算家以万万为亿,万万亿为兆,万万兆为垓。今且以算家数计之。方六路,用三十六子,可变十五兆九十四万六千三百五十二亿八千二百三万一千九百二十六局。方七路以上,数多无名可纪。尽三百六十一路,大约连书“万”字四十三,即是局之大数。(《梦溪笔谈 ▪ 卷18 ▪ 技艺》)

  • 记载石油,沈括记载了天然石油矿,并取原油焚烧后的煤烟制墨。

鄜、延境内有石油,旧说“高奴县出脂水”,即此也。生于水际,沙石与泉水相杂,惘惘而出,土人以雉尾甃之,用采入缶中。颇似淳漆,然之如麻,但烟甚浓,所沾幄幕皆黑。余疑其烟可用,试扫其煤以为墨,黑光如漆,松墨不及也,遂大为之,其识文为“延川石液”者是也。此物后必大行于世,自余始为之。盖石油至多,生于地中无穷,不若松木有时而竭。 (《梦溪笔谈 ▪ 卷24 ▪ 杂志一》)

評價[编辑]

相較於李約瑟對《笔谈》的高度評價,中國学者近來對此書熱情稍減,首先沈括當年寫作動機只是“談謔”,[2]這是宋代達官士子撰寫笔记的普遍動機,與吳曾的《能改斋漫录》、王辟之的《澠水燕談錄》及其他宋代筆記在本質上沒太大差異。相對秦九韶的著作《數書九章》而言,《筆談》在結構體制上明顯缺乏一種科學家對著述規範的自覺意識。[3]學者张家驹指出:《笔谈》“采用笔记体裁,以至他的科学成就,受到许多限制。人们阅读这书,所得到的知识,多是一些零星的片段,而不是系统的完整的学说”。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钱斌. 《千年一笔谈》. 商務印書館. ISBN 978-7-100-08996-8. 
  2. ^ 《笔谈》自序说:“所录唯山间木荫,率意谈谑,不系人之利害者;下至闾巷之言,靡所不有;亦有得于传闻者,其间不能无缺谬。”
  3. ^ 虞雲國:《給《夢溪筆談》的評價潑點冷水》

外部連結[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