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管仲
春秋時代齊國官員
Qihuangongguanzhong.jpg
齐桓公与管仲(拓片)
夷吾
出生 公元前723年(齊釐公八年)
颍上(今屬安徽省
逝世 公元前645年(齊桓公四十一年)
齊國
諡號

管仲(前725年-前645年),姓,氏,名夷吾,字,被称为管子管夷吾管敬仲,颍上(今安徽省颍上县)人,春秋时代法家代表人物。齊國政治家哲学家,與樂毅齊名,周穆王的后代[1]。管仲虽然仅是齐国下卿[2],却被视为中国历史上宰相的典范,任内大兴改革,重视商业。[3]国语·齐语》、《史記·管晏列傳》、《管子》、《左传》等都载有他的生活传记,《論語》中也有幾處關於孔子對他的評論,北宋蘇洵的《管仲论》也对管仲做出了分析和批判。

管鮑之交[编辑]

年轻时家境贫困,鲍叔牙與管仲往來,发现管仲有才能,勝過自己[4],往來過程中,管仲常佔小便宜,鲍叔牙不以為意,反為他設想,蔚為美談,史稱“管鮑之交”。后来,管仲輔佐齐国公子纠,鲍叔牙輔佐其弟公子小白

前686年,齐襄公大夫連稱管至父兵變殺死,公孫無知因而篡位。前685年春,大夫雍廪杀了公孙无知,公子小白即位,是为齐桓公鲁国却支持其兄公子纠,因此齐国鲁国之间发生战争,管仲射箭中了齐桓公的带钩,齐桓公裝死,騙過了管仲。後來齐国战胜,鲍叔牙魯莊公要求处决公子纠,并把管仲交给齐国。在鲍叔牙强烈推荐下,齐桓公不計前嫌,拜管仲为相,甚至尊為「仲父」。管仲在齐国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倡「尊王攘夷」,终于帮助齐桓公成就了霸业。

一次,在管仲病危的时候。齐桓公找管仲商量谁可接相位,提出要将相位传与鲍叔牙。而管仲却坚决反对,认为鲍叔牙虽是君子,为人近乎完美,但过于清白而容不得一丝丑恶,不适合做丞相;最後管仲推荐了隰朋[5]桓公四十一年,管仲卒。[6]

管仲变法[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废除井田制,建立土地税收制度,允许土地买卖,承认土地私有化。建立常备军

早在公元前八世紀的管仲已經掌握了鼔勵營商環境的基本法則:虛車勿索,徒負勿入,以來遠人。[7]空車來的和徒步背東西的,都給予免稅優惠,這樣就能吸引遠方的人來做買賣。

历史评价[编辑]

位于中国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的管仲墓
  • 孔子曾言:“管仲之器小哉。”但也说:“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等等。基本上稱讚管仲施政成績優異,使得華夏強大,讓華夏族免於遭受蠻夷的統治,維護了華夏文化,褒大於貶。
  • 司马迁史記·管晏列传》中说:“天下不多管仲之賢而多鮑叔能知人也。”“管仲世所謂賢臣,然孔子小之。豈以爲周道衰微,桓公旣賢,而不勉之至王,乃稱霸哉?語曰:‘將順其美,匡救其惡,故上下能相親也。豈管仲之謂乎?’”,《太史公自序》:“晏子俭矣,夷吾则奢;齐桓以霸,景公以治。”
  • 刘安《淮南子·卷二十·泰族训》:“文王举太公望、召公奭而王,桓公任管仲、隰朋而霸,此举贤以立功也,夫差用太宰嚭而灭,秦任李斯、赵高而亡,此举所与同。故观其所举,而治乱可见也;察其党与,而贤不肖可论也。”
  • 诸葛亮经常把自己比作管仲,乐毅。历史上管仲相齐,使齐国成为春秋五霸之首;诸葛亮相蜀,使刘备曹操孙权三分天下。二人皆呕心沥血,鞠躬尽瘁,而且居功至伟。
  • 刘勰:“古之将相,疵咎实多。至如管仲孝窃,吴起之贪淫,陈平之污点,绛灌之谗嫉,沿兹以下,不可胜数。孔光负衡据鼎,而仄媚董贤,况班马之贱职,潘岳之下位哉?王戎开国上秩,而鬻官嚣俗;况马杜之磬悬,丁路之贫薄哉?然子夏无亏于名儒,浚冲不尘乎竹林者,名崇而讥减也。若夫屈贾之忠贞,邹枚之机觉,黄香之淳孝,徐干之沉默,岂曰文士,必其玷欤?”(《文心雕龙·程器第四十九》)
  • 房玄龄:“至若夷吾体仁,能相小国,孔明践义,善翊新邦,抚事论情,抑斯之类也。”(《晋书·卷六十五·列传第三十五》)
  • 李靖:“若乐毅,管仲,诸葛亮,战必胜,守必固,此非查天时地利,安能迩忽?”(《唐太宗李卫公问对》)
  • 司馬光說:“管仲鏤簋朱紘,山楶藻梲,孔子鄙其小器。”[8]
  • 根據唐代司馬貞為《史記》做的《索隱》,「王以民為天,民以食為天」是管仲的思想。管仲的原話是「王者以民為天,民以食為天,能知天之天者,斯可矣。」,《史记正义》:“夷吾成霸,平仲称贤。粟乃实廪,豆不掩肩。转祸为福,危言获全。孔赖左衽,史忻执鞭。成礼而去,人望存焉。”

参见[编辑]

注釋[编辑]

  1. ^ 《春秋左传正义·僖公十二年》:《世族谱》:“管氏出自周穆王。”
  2. ^ 《左传·僖公十二年》:王以上卿之礼飨管仲,管仲辞曰:“臣,贱有司也,有天子之二守国、高在。若节春秋来承王命,何以礼焉?陪臣敢辞。”王曰:“舅氏,余嘉乃勋,应乃懿德,谓督不忘。往践乃职,无逆朕命。”管仲受下卿之礼而还。
  3. ^ 吳曉波:《歷代經濟變革得失》華品文創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21頁
  4. ^ 《国语·齐语》第一篇:鲍叔对齐桓公说:“臣之所不若夷吾者五:宽惠柔民,弗若也;治国家不失其柄,弗若也;忠信可结于百姓,弗若也;制礼义可法于四方,弗若也;执枹鼓立于军门,使百姓皆加勇焉,弗若也。”
  5. ^ 吕氏春秋·贵公》:“公曰:‘鮑叔牙可乎?’管仲對曰:‘不可。夷吾善鮑叔牙,鮑叔牙之為人也:清廉潔直,視不己若者,不比於人;一聞人之過,終身不忘。’‘勿已,則隰朋其可乎?’‘隰朋之爲人也,上志而下求,醜不若黃帝,而哀不己若者。其於國也,有不聞也;其於物也,有不知也;其於人也,有不見也。勿已乎,則隰朋可也。’”
  6. ^ 史记·齐太公世家》说齐桓公四十一年,“是岁,管仲、隰朋皆卒。”另《史记·秦本记》又作:“十二年(前648年),齐管仲、隰朋死。”
  7. ^ 《管子·霸言篇》
  8. ^ 司馬光:〈訓儉示康〉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