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叶向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葉向高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叶向高

大明光祿大夫上柱國少師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中極殿大學士
籍貫 福建福州府福清县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进卿,号台山
諡號 文忠
出生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
福建福州府福清县
逝世 天啟七年(1627年)
福建福州府福清县
墓葬 福州府闽侯县
親屬 祖父叶广彬
父叶朝荣
子叶成学
出身
經歷
著作
  • 《纶扉奏草》等

叶向高(1559年-1627年),进卿台山晚号福庐山人福建福州府福清縣人,明朝政治人物,萬曆十一年進士。崇禎年間官至內閣首輔。

生平[编辑]

父葉朝榮,官至广西养利州知州,有清名。其母林夫人怀孕时逢倭寇入侵,四处奔波逃难,生叶向高于道旁败厕中,故得小名廁仔。林夫人怀抱叶向高幼时多次遇到倭寇,他人均弃子逃生,林夫人不忍弃之,叶向高最终幸运地活了下来。叶向高五岁开始启蒙,十分聪敏,人称神童,七岁正式读书。隆慶元年(1567年)“诏选郡国廪生太学”,叶向高随入选的父亲叶朝荣进

隆慶三年(1568年)叶朝荣名落孙山,叶向高跟随父亲返回家乡,在福州读书。隆慶五年(1570年)叶向高首次参加县试,颇受赞赏。万历七年(1579年)乡试中举。万历十一年(1583年)登癸未科进士,授庶吉士万历十三年(1585年)为翰林院编修萬曆十四年(1586年)五月,因父亲去世,叶辞官回乡守孝万历十八年(1590年)复起,但不久就得知母亲病逝,次年春回家奔丧。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叶向高回京补官,任国子监司业,期间受到国子监师生的爱戴,两年后方从哲接替叶向高出任国子监司业。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叶向高升任右谕德,次年被召为左庶子。当时太子朱常洛讲官郭正域张位推荐叶向高接任,但沈一贯闽人不得作讲官为由反对。不久首辅赵志皋直接奏请叶向高接任太子侍班官,为台江讲解对句书法和字意,太子颇喜叶向高的讲解,但沈一贯从此对叶更为不满[1]

任职南京[编辑]

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起,为增加财政收入,明神宗陆续派出太监为矿监、税使,到各地“开矿榷税”,此举损害了工商业集团利益,且所派税使常搜括钱财作威作福,激起多次民变。叶向高甚为关注矿税问题,他上疏举汉灵帝开西邸卖官获钱的例子以反对矿税,请求罢免激起民变的辽东税使高准。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叶向高结识了在南京传教的耶稣会士利玛窦。后来他进入内阁后,还曾拨冗两次会见利玛窦。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利玛窦去世后,叶向高十分悲痛,力主賜葬地给利玛窦神父,为此说道:“姑勿论其他,即其所译《几何原本》一书,即宜钦賜葬地矣”[2]

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第二次妖书案发生,内阁大臣间的派系之争公开化。叶向高私下致信首辅沈一贯,希望他不要借妖术案兴大狱,株连无辜,引起沈一贯的不满,受沈抑制,未得升迁为南京礼部尚书

独相七年[编辑]

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首辅沈一贯和次辅沈鲤均辞职,内阁中只剩朱赓一人,明神宗只得下令增选阁臣。次年五月,叶向高晋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本当与王锡爵于慎行李廷机共同进入内阁成为宰辅。但王锡爵坚辞不出,于慎行未履任即去世,次年首辅朱赓又病逝,次辅李廷机因受言官集团攻击,索性称病杜门不出。这样本来应该的五人内阁变成了叶向高一人处理政务,叶也不得已开始了自己的“独相”生涯[2]

在六年多的内阁生涯中,叶向高一方面维持行政基本运行,调停明神宗和言官矛盾,一方面不断上,希望能解决两个问题。

一.针对越来越激起地方极大反对的矿税,极力主张停止收取矿税,至少应尽快严查大肆扰民的矿监,以平息民变

二.针对萬曆怠政导致的阁臣六部办事人员纷纷辞官,而考核完毕的官员无法升迁的官员缺乏现状,希望尽快推选贤能入阁,以保证行政命令的执行。即叶向高所说的“大臣者,小臣之纲。今六卿赵焕一人,而都御史十年不补,弹压无人,人心何由戢?”但叶向高所疏基本都未被神宗回复,“然其言大抵格不用,所救正十二三而已”。

福王就藩事件[编辑]

明神宗一直宠爱恭恪皇贵妃之子朱常洵,在各方压力下才立长子朱常洛太子,封朱常洵为福王。但万历将福王长期留在京师,却有五年不给太子指派讲官,使得朝野议论纷纷。萬曆四十年(1612年)南京御史:“台省空虛,諸務廢墮,上深居二十余年,未嘗一接見大臣,天下將有陸沉之憂。”[3] 而葉向高說:“不奉天顏久,而福王一日兩見。”。在群臣敦请下,万历只得同意福王就,前往洛阳,但又提出必须让福王庄田达到四万,才允许福王就藩。叶向高直言“田四万顷,必不能足,之国且无日,明旨又不信于天下矣。”并举世宗不立太子,致使神宗的父亲穆宗朱载坖景王互相猜疑的事例加以劝说。

正在神宗未决之时,发生了锦衣卫百户王曰乾告郑贵妃内侍和妖人串通诅咒皇太后、皇太子死,拥立福王的事件。神宗震怒,史载“绕殿行半日,曰:此大变事,宰相何无言?” 内侍即跪上叶向高的奏章,叶向高认为此事和妖书案类似,如大加追究,必惹大乱,皇帝不需慌張,一方面让人审问王曰乾,一方面确定福王就藩的确切日期即可。神宗此次完全接受了叶向高的意见,确定了福王就藩日期。但不久受到郑贵妃影响,重下新手谕要福王留到第二年冬天,叶向高留谕旨不宣。万历派宦官去督促叶向高下谕,叶却封还手谕,拒不从命,神宗无奈,只得同意福王按时就藩。

由于党争渐烈,所提的建议又不被神宗采纳,叶向高深感自己已无能为力,在推荐了方从哲吴道南之后,他便多次上疏坚决请求辞官,神宗却又多次不允,叶向高只得勉力支撑局面,一直到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神宗才下令晋叶向高少师太子太师致仕。闲居在家的叶向高对日本抱有高度的警惕。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他写信推荐老友沈有容,之后几年一直表现出对日本想占领台湾的担忧[2]

复起到再次辞官[编辑]

明光宗泰昌元年(1620年)家居六年后的叶向高被召重入内阁,尚未动身,光宗病死,即位的明熹宗继续催促叶向高返朝。天啟元年(1621年)十月,叶向高重任首辅,随即请发内二百万加强辽东防御,熹宗准奏。不久,魏忠贤开始执掌司礼监,逐贤臣吏部尚书周嘉谟大学士刘一燝请归,叶向高为刘鸣不平,开始遭到魏忠贤记恨。随后叶向高不断保护了一些正直的言官,如帅众、陳良训等幸免于难,但在王化贞熊廷弼对辽东防务的争论中,叶向高作为王化贞的坐师,对其颇为维护,助长了两人的不合[4]

天啟四年(1624年)魏黨之势日盛,开始大肆迫害东林党人。魏党王绍徽编制了《东林点将录》,叶向高因是朝中清流的代表,被列为东林党首魁,附比于“及时雨”。六月,杨涟弹劾魏忠贤,叶向高认为魏忠贤不易除,仍应以调和为主。叶向高的外甥御史林汝翥鞭笞魏忠賢的手下,魏忠賢聞知大怒,准备逮捕林汝翥。林汝翥事先得知,逃到遵化,魏忠贤遂派人围住首辅叶向高的宅院大肆搜捕,派很多宦官围住叶向高府邸鼓噪,“中官围阁臣第,二百年来所无”,叶向高眼见朝政不可為,遂請辭二十餘次,於同年七月致仕

天啟七年(1627年)四、五月间,叶向高、曹学佺艾儒略三人进行了两天的讨论,叶曹站在儒家立场,对天主教这种舶来信仰提出疑问,艾儒略则一一作答,史称“三山论学”。六月,叶向高回到家乡,八月二十九日病逝,享壽六十九岁。崇祯元年(1628年)明思宗即位,在诛杀魏忠贤後,追赠葉向高为太师文忠

成就和著作[编辑]

叶向高工书法,尤专精草书。著作颇丰,有《纶扉奏草》30卷,《续纶扉奏草》14卷,《光宗实录》8卷,《蘧编》20卷,《纶扉奏草》10卷,《后纶扉奏草》10卷,《苍霞草》20卷,《苍霞續草》22卷,《苍霞余草》14卷,《苍霞诗草》8卷,《说类》60卷,《参补古今大方诗经大全》14卷,《玉堂纲鉴》72卷,《福清县志》4卷,《宫词》4卷,《福庐灵岩志》3卷。今福州朱紫坊有叶向高故居。福清市还保存有叶相宅,在向高街,今只存后花园,假山池桥亭榭的布局和构思都可称明代园林的杰作,90年代后期大面积改造后辟为公园,已不复旧貌,殊为可惜。另有御赐“黄阁重伦”坊,以彰显叶向高两次入阁为輔的经历。此坊近处又有全石雕砌的利桥塔,宝鞭六面,重詹七层,高逾30多米,甚是宏伟。传为叶向高之子所造,是珍贵的明代石料建筑的实物资料。福清后叶村也有叶向高故居,里面还悬挂许多牌匾,现是叶氏宗祠.

家庭[编辑]

  • 祖父叶广彬(1491—1572),字大宜,一说字大益,号月窗、月庵。
  • 父叶朝荣(1515—1586),字良时,号桂山。
  • 长子叶成学(1578—1614),字汝习,曾任尚宝司丞[5]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史·葉向高傳》
  2. ^ 2.0 2.1 2.2 崔来廷. 海国孤生:明代首辅叶向高与海洋社会. 江西南昌: 江西高校出版社. 2006. ISBN 7-81075-714-8. 
  3. ^ 《明史·神宗本紀》
  4. ^ 《明史·王化贞传》
  5. ^ 明代宰辅叶向高之子坟墓频遭盗挖. 2008-09-21 [2008-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2) (中文(简体)‎). 

外部链接[编辑]

官衔
前任:
李廷機
明朝内阁首輔
1612年-1614年
繼任:
方從哲
前任:
劉一燝
明朝内阁首輔
1621年-1624年
繼任:
韓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