顓孫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颛孙师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顓孫師(前503年-前447年),姓顓孫,名師,字子張,陳國人,孔子的弟子。唐玄宗尊之为“陈伯”,宋真宗加封为“宛丘公”,宋徽宗又尊为“颍川侯”。宋度宗又尊为“陈国公”。明嘉靖九年改称“先贤仲子”。

简介[编辑]

子張比孔子小了四十八歲,容貌俊美,注意儀容而誠樸不足。孔子說「師也辟。」就是子張太過注意外表。因其性狂,不能守仁,故曾子敬而遠之。曾子曰:「子張這個人,真是儀表堂堂!但是難和他互相同行仁道。」 [1]

子張曾經問如何求官,孔子說:「多聽,不要說沒把握的話,即使有把握,說話也要謹慎,就能減少錯誤;多看,不要做沒把握的事,即使有把握,行動也要謹慎,則能減少後悔。說話錯少,行動悔少,官位就在這些細節之中了。」[2]

有一天,當子張與孔子同在時,子張向孔子問「行」。孔子說:「說話忠實誠信,行為篤厚敬慎。雖然到了蠻貊的國度也能行。說話不忠實誠信,行為不篤厚敬慎,雖然在自己的鄉里,能行得通嗎?站著,彷彿看到『言忠信,行篤敬』這幾個字顯現在面前,坐車,就好像看到這幾個字倚在車轅前端的橫木上,念茲在茲,這樣才能行。」子張把這一段話寫在腰帶上[3]

韓非子·顯學篇》謂孔子死後,儒家分為八派,其中有子張之儒,惜其學說少可考究。

語錄[编辑]

  • 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其可謂之士矣。
  • 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

參考資料[编辑]

  1. ^ 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為仁矣。」
  2. ^ 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3. ^ 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夫然後行。」子張書諸紳。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