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 (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管子
全名管子
撰者 稷下學派
託名作者 管仲
編集者 劉向(約前26年)
文字 中文
國家 中國
成書年代 春秋時期
註解者 尹知章
原書篇數 八十六篇
今本篇數 七十六篇
最初著錄韓非子·五蠹》
版本 1972年山東臨沂銀雀山漢墓竹簡殘本

管子》以中國春秋時代政治家、哲學家管仲命名,其中也記載了管仲死後的事情,並非管仲所著[1],但仍被認為可以體現管仲的主要思想。文章大概出自深受管仲影響的稷下學派之手。漢朝學者劉向約於公元前26年為《管子》進行編輯[2]。在四庫全書中為子部法家類。

作者[編輯]

「管子」書名最早見於《韓非子·五蠹》說:「今境內之民皆言治,藏商、管之法者家有之」。《史記》肯定《管子》為管仲之作:「讀管氏《牧民》、《山高》、《乘馬》、《輕重》、《九府》,……其書世多有之」。晉朝傅玄開始對《管子》一書的作者產生疑議,他說「管仲之書,過半是後之好事者所為,輕重諸篇尤鄙俗。」[3],唐代孔穎達亦稱「世有管子書者,或是後人所錄」。朱熹則表示管仲不是有時間寫書的人。《四庫全書總目》云:「今考其文,大抵後人附會多於仲之本書」。郭沫若認為《管子》中《心術上》、《心術下》、《白心》、《內業》等篇為宋鈃尹文的著作[4]

內容結構[編輯]

《管子》一書共八十六篇,其中有十篇文已佚。《管子》全書十六萬言,內容可分八類:《經言》九篇,《外言》八篇,《內言》七篇,《短語》十七篇,《區言》五篇,《雜篇》十篇,《管子解》四篇,《管子輕重》十六篇。《管子》內容很龐雜[5],甚至間有牴牾,文章有很強的法家色彩,包括大量具體的治國方術。《管子》對法律的作用分析為:「法者,所以興功懼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爭也;令者,所以令人知事也」。但同時也揉合了儒家思想,例如《管子》認為「凡治國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則易治也,民貧則難治也」。又如《管子·霸言》中:「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為本。本理則國固,本亂則國危。」《管子》也有道家思想,例如在〈內業章〉中就有最古老道教修行的記載。《管子》也有經濟學的觀念,《乘馬》一章中指出:「市者,可以知治亂,可以知多寡」,「而萬人之所和而利也。」《漢書·藝文志》列入道家類,《隋書·經籍志》改列法家類。

修養論[編輯]

《管子.內業》篇的主題,是如何探求生命之源,以達致長壽。長壽的唯一途徑,是修練人心最深處的清氣,與道合一。〈內業〉秉承氣化宇宙論,相信個人可以從宇宙源源不絕所供給之氣,不斷將新氣引入其生命。「心」不僅是精純之氣的所在,更是智慧的源生地;人必須去除心中的情緒思慮,心才可以容納精氣 [6]:143-144。《管子.心術上》主張修養內心,與「道」合一,說「虛其欲,神將入舍;掃除不潔,神乃留處」,借用降神的語言,說明內心的求道得道。「神將入舍」的「神」,不是鬼神,而是內心修養得來的「精神」[6]:195-196

注釋[編輯]

《管子》向以古奧難懂著稱,唐代房玄齡有注文,一說是尹知章[7],明代劉績著有《管子補註》,清代王念孫陳奐丁世涵等學者都曾對《管子》一書進行考證工作,洪頤煊著有《管子義證》,戴望著有《管子校正》是管子的集大成著作。

注釋[編輯]

  1. ^ 葉適《水心集》曰:「《管子》非一人之筆,亦非一時之書,以其言毛嬙、西施、吳王好劍推之,當是春秋末年。」
  2. ^ 劉向《管子書錄》
  3. ^ 劉恕:《通鑒外紀》引
  4. ^ 郭沫若的《宋鈃杈尹文遺著考》、《〈侈靡篇〉的研究》
  5. ^ 羅根澤在《管子探源》中指出:「《管子》八十六篇,今亡者才十篇,在先秦諸子,裒為巨軼,遠非他書所及。《心術》、《白心》詮釋道體,老莊之書未能遠過;《法法》、《明法》究論法理,韓非《定法》、《難勢》未敢多讓;《牧民》、《形勢》、《正世》、《治國》多政治之言;《輕重》諸篇又多為理財之語;陰陽則有《宙合》、《侈靡》、《四時》、《五行》;用兵則有《七法》、《兵法》、《制分》;地理則有《地員》;《弟子職》言禮;《水地》言醫;其它諸篇亦皆率有孤詣。各家學說,保存最夥,詮發甚精,誠戰國秦漢學術之寶藏也。」
  6. ^ 6.0 6.1 余英時. 《論天人之際:中國古代思想起源試探》. 台北: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2014. ISBN 957084325X (中文(繁體)‎). 
  7. ^ 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云:「《管子》二十四卷,齊相管夷吾撰,唐房玄齡注。」《新唐書·志第四十九·藝文三》曰:「尹知章注《管子》三十卷。」《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三十九·儒學下》曰:「尹知章,絳州翼城人。……開元六年卒,時年五十有餘。所注《孝經》、《老子》、《莊子》、《韓子》、《管子》、《鬼谷子》,頗行於時。」

外部連結[編輯]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